加入我们  |   English  |  常见问题 
 
 首 页 新闻动态 主要任务 成员风采 了解联盟 加入联盟
当前位置:Home > 新闻动态 > 成员消息
溥仪在北京植物园当“花工”
时间:2018-01-21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户力平  点击:

  从今年元旦开始,有着52年历史的中科院植物研究所北京植物园温室已停止开放,将重新修缮。北京植物园位于香山脚下,创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分为两处。一处在香山路南侧,隶属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简称“南植”。一处在香山路北侧,隶属北京市公园管理中心,简称“北植”。说到“南植”,还与“末代皇帝”溥仪有些渊源,他曾在那里当了一年多的“花工”……

  溥仪获“特赦”后的第一份工作,在北京植物园当“花工”

  1959年12月4日,“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从辽宁抚顺战犯管理所“特赦”后回到北京。1960年2月16日,溥仪拿着北京市民政局的介绍信来到位于香山脚下的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植物园报到。

  溥仪被安排住在植物园集体宿舍二排东头的房间,有两位工友与他同住。溥仪半天劳动,半天休息,周日可以回城。溥仪“特赦”回京后,暂住在位于西城区前井胡同6号其胞妹(俗称“五格格”)金韫馨的家中。

  1960年2月18日,溥仪正式上班。溥仪虽然作为公民来到植物园劳动,但毕竟身份特殊,因此植物园在他到来之前专门召开会议,向职工通报了溥仪要来园劳动锻炼,并要求职工确保他的人身安全,不要对外宣传。至于如何称呼溥仪,则进行了一番讨论,直呼其名不太合适,叫“同志”似乎也不妥,最后决定叫他“溥仪先生”。第一个月,溥仪只负责浇水和搞卫生;第二个月转到扦插繁殖温室。由于他虚心好学,很快学会了播种、移栽幼苗、上盆、换盆和松土等技术;三个月以后,溥仪先后分配到观察温室和繁殖温室,学会给花卉剪枝、换盆、嫁接等技术。

  溥仪到植物园劳动不久便和大家熟悉了,也就不太拘谨了。与职工闲聊时说起宫廷趣闻,他也不太避讳了,还说些自己当小皇帝时的滑稽事。溥仪说他小时候喜欢吃春饼,一次吃多了,撑得慌,两个太监一个抓着腿,一个抱着肩膀,向地上蹲,帮着他消化,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植物园尽量给溥仪安排轻活,他不愿意被照顾,说会影响他的改造。按照规定,溥仪只要完成上午的分内工作就成,但其他工作他也抢着参加,戴着大草帽插红薯秧、收玉米、打猪草,还参加了“除四害”活动。不久,植物园成立民兵组织。当时规定45岁以上的干部、职工不必参加,已近55岁的溥仪仍报名参加了民兵,扛着国产半自动步枪,戴着近视眼镜,参加训练,不怕苦,不怕累。

  溥仪在植物园里劳动锻炼了383天,于1961年3月6日离开,此后他多次到植物园看望曾经一起劳动过的工友。

  周恩来总理“特批”,溥仪在香山大队第一次当“选民”

  1960年10月下旬至11月底,海淀区第四届人民代表选举工作进行。四季青乡(时称四季青人民公社)成立了选举委员会,并在香山大队设立选举工作站。北京植物园属香山大队辖域,所以植物园的部分职工就在那里进行了选民登记。此时,获“特赦”后到植物园工作的溥仪变成“公民”只有11个月。得知别的职工进行选民登记后,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资格在工作单位所在地当选民参加选举,于是向植物园领导请示。北京植物园领导马上请示中国科学院,院部领导又赶紧请示国务院办公厅,层层报告后,一直反映到周恩来总理。周总理当即批复:溥仪特赦后就是公民了,怎么能没有公民权呢?有选举权,也有被选举权,这是不言而喻的!办公厅的工作人员遂将周总理的指示反馈给中科院。植物园得到上级的明确答复后,立即与香山选举工作站取得联系。

  据当时在香山选举站工作的关增瑞老人多年前回忆,接到溥仪要参加香山选举站人民代表选举工作的请求时,选民登记工作已近结束,采集完的选民信息已上报到选举委员会,增加一人或减少一人都需要向选举委员会进行详细说明。他只好骑着自行车往返二十多里地,到位于东冉村的四季青乡(四季青公社驻地)选举委员会说明情况,选举委员会很快同意了溥仪参加香山选举工作站人民代表的选举。不久,《香山选区选民榜》在位于植物园西侧的南辛村街的墙上贴了出来,溥仪得知自己成为选民后,有些不相信,便利用午休的时间来到南辛村观看《选民榜》,因为别人的名字多是三个字或两个字,只有他的名字是六个字:“爱新觉罗·溥仪”,一个人的名字占据了两个人的位置,所以比较明显,他很快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11月26日的选举日,溥仪郑重地穿上中山装,与同事们一起来到香山选举站参加投票。当他把选票投入“选举箱”的时候,激动之情难以言表。他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一九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我拿到了那张写着‘爱新觉罗·溥仪’的选民证,我觉得把我有生以来所知道的一切珍宝加起来,也没有它贵重。我把选票投进了那个红色票箱,从那一刹那起,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这是溥仪作为公民第一次行使公民的选举权,那张“选民证”现收藏在吉林省长春市“伪满洲皇宫博物馆”内。

  溥仪在公交车站训斥“叩拜”的八旗后裔

  在植物园附近有不少以“旗”和“营”称呼的村落,其得名均与清代乾隆年间设立的健锐营八旗驻军有关。旗营的分布由静宜园(今香山公园)东宫门向东南方向伸展。东边的左翼四旗为镶黄旗、正白旗、镶白旗、正蓝旗;西边的右翼四旗为正黄旗、正红旗、镶红旗、镶蓝旗。民国后八旗兵丁各谋生路,营房废置,有的改为民房,并在其旧址上逐渐形成村落,所以多以“旗”或“营”得名,村民最初以八旗后裔居多。

  溥仪到植物园工作后,每两周回一次城里的家。当时通往香山的公共汽车只有33路(今已改为331路),从颐和园始发,经青龙桥、玉泉山至香山,在植物园北门东侧设有万安公墓站(今称香泉环岛站),西侧设卧佛寺站。出植物园北门到万安公墓站稍近一些,溥仪一般都是到万安公墓站乘车。

  一个星期日的下午,溥仪从城里回植物园,到万安公墓站下车后,忽然有十几个人跪到他面前,还口称“皇上”,溥仪被吓蒙了。只听一位年纪稍长的人说道:“皇上,我们是镶(厢)黄旗的,听说您在植物园谋职,特来叩拜!”溥仪一脸不高兴,转身要走,另一位年纪稍长的人一把拉住他说:“皇上,旗营虽然解散了,但营子里还有不少旗民,我们只想见上圣上一面,以表子民敬仰之心!”溥仪闻听此言更生气了,他厉声道:“解放都这么多年了,还来这一套!我早不是什么皇上了,只是一个公民!”说完,气愤地走了。可这事过了不到两个月,一个周六的下午,溥仪下班后到万安公墓站准备乘车回城里,快走到车站时,见车站聚集了二三十人。还没等他弄清是怎么回事,这群人就迎了过来,一下子跪在他面前,口呼“皇上”和“万岁”。有了上次“叩拜”的经历,溥仪这回冷静多了,他摇了摇头说:“快起来吧!清廷都消失几十年了,解放也十多年了,怎么还来这一套?”见跪在地上的一群人仍不起来,溥仪只好无奈地转身往植物园方向走去。

  据满族老人关景文、金志轩等多年前回忆,当时营(村)子里有人在植物园里干临时工,在温室里见过溥仪,回到营子后便把“皇帝”在植物园工作的事传了出去。镶黄旗地处植物园西部,营子里的关姓(瓜尔佳氏)、郭姓(郭尔佳)、图姓(图色里氏)等多为八旗后裔,得知“皇帝”到植物园或回城里时都要在33路万安公墓站乘车,于是就聚集到车站去叩拜“皇帝”,没想到却被溥仪训斥了一番,只得怏怏散去。
 

 

相关信息:

  • 暂别了,南植温室 2018-01
  • 大数据解码“植物王国” 2017-11
  •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新闻动态
    综合报道
    工作进展
    成员消息
    科研进展
    国际园讯
    视频新闻
    推荐资讯  
    昆明植物研究所完成泰国百部科植物多样性考察
    昆明植物研究所完成泰国百部科植
    最近更新  
    热门点击  
    Copyright © XTBG 2013-2017 - 中国植物园联盟秘书处     版权所有滇ICP备13004273号   地址:云南省西双版纳州 勐腊县 勐仑镇   邮编:666303   电话:0691-8713331   
    关注微信